•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注册

真山难老 ——傅山的艺术世界

2017-11-22 15:08:34 来源:九州书画商城

摘要: 浙江美术馆推出的“真山难老——傅山作品展”,再次把傅山拉进人们的视野,让人们得以全面了解傅山的艺术风格、美学思想和文化...

浙江美术馆推出的“真山难老——傅山作品展”,再次把傅山拉进人们的视野,让人们得以全面了解傅山的艺术风格、美学思想和文化精神。“真山”是清兵入关以后傅山的自号,反映了他反清复明的志节,也反映了他标举真率的艺术主张。“难老”是傅山在山西太原晋祠“难老泉”的题字,也意指傅山的书画艺术融汇中国传统文化之源,秉承帖学正统,开拓碑学风气,形成磅礴大气、蔚为壮观的艺术风貌。傅山留与世人的这些书画作品、文献资料,无不贯穿着他的思想、骨气和独到的艺术精神,从之仍然可以感受到他所发出的反奴俗、倡真率、主张个性独立、师法自然的艺术主张和人性宣言。他所倡导的艺术精神及创作实践至今仍然散发着活力,对当下艺术的发展繁荣更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1.jpg


清  傅山《草书杜甫对雨书怀走邀许十一簿公诗》 天津博物馆藏


很多人对梁羽生武侠小说《七剑下天生》中的那位医术精湛、武功绝伦的傅青主印象深刻,他文武双全、侠名远播,是反清复明的一派宗师。傅山即傅青主,的确是明末清初的一位传奇人物,除了精通医术、武术,他经史子集无所不通,更是一位杰出的书画家和思想家,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


17世纪中叶,中国进入到持续近半个世纪的战乱变革,明王朝内忧外患,风雨飘摇,已是日趋败落;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各方揭竿举义。清军入关,国破家亡之时,文人士大夫阶层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一类是以身殉国,慷慨就义,如倪元璐、黄道周等;一类是投降新朝,继续为官,如王铎、钱谦益等,也就是所谓的“贰臣”。还有一类是忍辱负重,宁死不屈,如傅山、陈洪绶等,虽然活下来了,但是与清朝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参加各种“反清复明”的抵抗运动。


政体的动荡往往促使思想的活跃,在文学艺术领域掀起了一股以明遗民士大夫文人为代表的,崇尚“高古奇逸”风格的巨浪,由此也出现了一大批特立独行、高标卓识的书画家,诸如担当、傅山、陈老莲、查士标、方以智、归庄、弘仁、龚贤、恽向、梅清、髡残、八大、石涛等,书画风格皆冷逸出尘,格高意远,后世誉为“遗民画派”。傅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人物。


清 傅山 临王羲之《诸从帖》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1607—1684),山西太原阳曲县人,初名鼎臣,后改名山。字青竹、青主、仁仲,又字侨山,别署公它,亦曰石道人、啬庐,入清后出家为道士,号朱衣道人,名真山,丹崖翁、松侨、侨黄老人等。傅山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书法家、诗人、医学家,他博淹经子,涉猎三教,勘校典籍,摹勒金石、诗文啸傲,染翰书画,悬壶行医,且武功卓绝,著述甚丰,所著亦旨向宏大,昂霄耸壑。其学问可谓成就卓绝,茹古涵今,被时人士林尊仰的一代宗师,是明末清初学术界的一座高峰。民国梁启超先生更将傅山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同列为学问及思想界的“清初六大师”。傅山一生著述丰盈,有《霜红龛集》《两汉人名韵》《经子批注》《百泉帖佛经批注》《诸史批注》等存世,后人收罗汇集整理成《傅山全书》《傅山全书补编》。


清 傅山 杜甫《赤霄行》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的经历在遗民文人中极具代表性,透过他的诗文书画,可以看到一个风云变幻、天崩地坼的时代,也见证了中国17世纪书画史的转捩和嬗变。明万历三十五年闰六月十九日,1607年8月11日,傅山诞生在一个传统士大夫家庭,傅氏自明初世代官宦,颇为显赫,加以诗礼传家,可谓书香不断,尤其是傅山的祖父傅霖和父亲傅之谟,傅霖官至山东辽海兵备道,嗜好班固《汉书》,傅之谟虽未出仕,却在家乡开馆授徒,他们对傅山的人格形成和书学奠基,影响至为深远。全祖望称赞说:“先生之家学,大河以北,莫能窥其藩者。”(《阳曲傅先生事略》)。


清 傅山 杜甫《漫成二首》之二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的中年,明王朝穷途末路,公元1644年清兵入关,傅山年38岁。为了保持气节,他入山为道士,更名真山,身披朱衣,自号朱衣道人、丹崖翁等,无不寓有对朱明的怀念和国破家亡的沉痛。他还以行医作掩护,四处云游,进行秘密的反清活动。顺治六年(1649),他参与了汾州义军的反清斗争。顺治十一年(1654),与宋谦同谋在河南举义的策划,失败被捕后经人营救出狱。面对清朝统治下的生活,他曾以“不生不死间”来形容,傅山《东海倒座崖》诗曰:“关窗出海云,着被裹秋皓。半夜潮声来,鳌抃郁州倒。佛事要血性,此近田横岛。不生不死间,如何为怀抱。”表现出其坚决顽强的抗清斗志。傅山曾于牢中绝食九日,一来以示抗争,再也欲求速死。后来虽在门生故旧的百般营救下得释,却“深自咤恨,以为不如速死之为愈”(全祖望《阳曲傅先生事略》),更作《不死》诗以示羞惭。晚年的傅山,隐居太原土窑,托病拒绝康熙皇帝为笼络汉族精英人士特设的博学鸿儒科考试,坚辞康熙赐予的“内阁中书”职衔,高风亮节,耿耿傲骨,举世叹服,加上其在诗文、书画上的巨大成就,被尊为遗民魁楚,诗人士子以傅山为一种强大的文化象征,争相以一睹先生真容、面临謦欬为幸事,于是来自天南海北的文化名人相继会晤傅山,期间有顾炎武、屈大均、阎尔梅、阎若璩、朱彝尊、李因笃、谢彬、戴本孝、吴雯……太原附近的双塔松庄、崇善古刹,都留下了这些硕学雅士拜访傅山的足迹,使之成为17世纪三晋文化史上最为灿烂的亮点。


清 傅山 读宋南渡后诸史传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博览经史子集等儒家典籍,出家后,浸染佛道经要,颇受道家思想影响,曾言:“老夫学老庄者也,于世间诸仁义事实薄道之,即强言之,亦不能工。”思想家、史学家侯外庐在《中国思想通史》中如是评价: 惟独傅山不然,他大胆地提出了百家之学,对于《六经》与诸子无可轩轾地加以阐发和注释,首开近代子学研究的蹊径,这不能不说是17世纪中国思想界的一支异军。傅山较同时代的思想家顾炎武、黄宗羲等人相比,思想、视野更为博杂,主张经、子不分,反对儒学道统,将诸子百家、经学及理学融于释道,在音韵学、金石学方面亦为精通,且尤重经世致用的变化之方,为近代国学研究开辟了更为广博的蹊径。


清  傅山《草书风磴吹阴雪五律诗》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傅山的书法独步于明清之际,诸体精通,“草楷篆隶俱造绝顶”,向来为书法研究者和爱好者奉为圭臬。与傅山同时代的书法大家黄道周对他的评价甚高:“晋唐后首推公佗,次李燧臣,次王觉斯。”《桐荫论画》也赞其:“胸中自有浩荡之思,腕下乃发奇逸之趣。益浸淫于卷轴者深也。”傅山对于“二王”一系的帖学书法,用功颇深,尚存世不少临帖作品,表现出傅山对“二王”的熟稔和偏爱。在临摹“二王”法帖之外,傅山由文字学参碑碣金石,精研篆隶,曾提到篆隶在书法中的重要性:“不知篆籀从来,而讲字学书法,皆寐也。” 他时常运篆书之意于各体,开杂体之风。真书小字则出入锺繇、“二王”门径,大楷喜师颜字,笔意生拙,体态宽绰。


清  傅山《行草足梦中句七言诗》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傅山尤以草书成就最著,笔势飞动,肆意挥洒,如磐根老藤,圆转似游龙,雄奇宕逸,富有强烈的节奏感和震撼力。在纤弱书风占据主流的时代,傅山倡导“书如其人”“人奇字古”,主张正本溯源,直追先秦汉魏古风,探寻中国书法的本源与真美,他针砭时弊,指点迷津,成为碑学兴起的关键人物。傅山晚年的书风以“二王”为依托更加挥洒淋漓,调和碑学的“阳刚之美”及帖学的柔美,圆熟地达到变化万端、无穷无尽的化境,开创了一代书风,是书坛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和转折点。傅山提出了著名的“四宁四毋”的书学主张,即“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集中体现了傅山的自然美学思想,也是精神人格的凝练,在中国书法美学理论探索与研究的道路上独辟蹊径,影响深远。


清 傅山 青羊庵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不仅是书法巨擘,在绘画上亦有建树。清初画坛上有“四僧一道”之说,“四僧”指渐江、髡残、八大、石涛四位方外画僧,“一道”指的就是朱衣道人傅山。清人将他的画作列为逸品,《半塘闲笔》曾将其画与八大山人同论,认为高出一般画家藩篱。傅山现存绘画作品不多,皆以山水、花卉、禽鸟等为多,属文人逸格一类风格多样,或取径院体,或法元写意,或赋彩整密,或醉墨淋漓……作品意境古拙,纵横恣意,气概磊落,潇洒豪放。时人称赞他“胸中自有浩荡之气,腕下乃发奇逸之趣”。《画征录》评:“傅青主画山水,皴擦不多,丘壑磊珂,以骨胜,墨竹也有气。”傅山在《题自画老柏》诗中抒发胸臆:“老心无所住,丹青莽萧瑟……掷笔荡空胸,怒者不可见。笑观身外物,消谴又几日。”傅山画作皆由其思想、心性、学问修为及感悟而生发呈现,豪迈而奔放,遗貌取神,笔墨简率,布局奇崛,粗犷而野逸,激愤之气溢于楮素,对后世文人野逸画风影响极为深远。


清  傅山《草书乾坤惟此事五言诗》上海博物馆藏


“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这是傅山写给儿孙们的一句诗,这句诗集中体现了傅山对书法学习和创作的核心精神与态度。所谓“作字先作人”,正是化用了儒家传统的道德精髓于艺术的创作实践当中。傅山一生志节,一个“奇”字了得,也正是这种刚介、奇崛的人格力量,深深地感动着人们。而“奇”,更多的是个体智慧及才情的彰显,当然也是以内心淳正通博学问为核心的,从而达到庄严古雅的境界。标举真率、反对奴俗,可谓是傅山一生思想、艺术、治学的精神内核,斥俗倡真,具有着非凡而伟大的时代意义。傅山认为,只有独立思考,尊重个性,不拘成见,才是思想、艺术乃至一切社会发展的前提保证,这种精神贯彻于书法创作中时,便同样表现为主张张扬个性、独立鲠骨的艺术精神。傅山曾在《家训》中就书法问题告诫儿孙:“字亦何与人事,政复恐其带奴俗气。若得无奴俗习,乃可与论风期日上耳。不惟字。”除去论书,那结尾处短短的一句“不惟字”,才真正值得人们去玩味,去思考。傅山诗书传家,俊彦满庭。自傅山先生而下,子傅眉,侄傅仁,孙傅莲苏,无不精通书道,无不秉承和发扬了傅山精深博大的艺术文化精神。


清 傅山 临王羲之《伏想清和帖》 山西博物院藏


回到傅山的作品中来,些许了解这位宗师的艺术世界。

傅山《临王羲之〈伏想清和帖〉》和王羲之的《伏想清和帖》比较,极为不同。王羲之的作品是典型的小草,许多字并不相连。傅山的临作中,字与字之间的空间被压缩,且有许多萦带。另外,王羲之的笔画与结字严谨,带有令人赞叹的精巧与优雅。傅山的这幅临本,字间的空隙更为狭窄,笔画连绵不断,使作品几乎成为典型的“一笔书”。 用笔狂放,笔法上亦不受拘束而挥洒自如,结字用笔皆出己意。整幅作品坚苍浑穆,潇洒奇逸,将明末之连绵狂草推向一个高峰。


清 傅山 雨中画鸭图 山西博物院藏


草书《寿王锡予四十韵》十二条屏是傅山为祝友人王锡予六十寿辰时所书,墨迹绫本,毎幅皆高两米,通宽在六米开外,堪称傅山草书中的巅峰之作。作品曾为李宗仁所藏,后转赠周恩来,今存于山西博物院。全篇墨色如新,草书间以行书,近似王觉斯,远追米襄阳、颜鲁公意,偶参篆法。文中有“即兴漫书,得四十韵”语,可知为傅山即时遣兴之作,故而犹显性情。毫芒间神采飞扬,气势宏大,笔势婉若游龙,缠绵而酣畅。跌宕处有鸾舞蛇惊之态,或展若蝉翼,或腾如崩云;敛束处则呈回旋太极之势,筋骨相抱,圆融一体。作者在吟咏间,染翰操觚,意于兴会,一派仙风道骨。


清 傅山 上官昭容《游长宁公主流杯池二十五首》之十四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太会写文章了,他在款中写道“老臂作痛,焚研久矣”,我的手臂疼痛,连砚台都烧掉了,不写字很久了。“喜好友子弟见过”,老友的孩子来,我还是要见的。“数道高谊如云”,他反复的跟我讲,他兄弟之间的情谊,讲他和王家兄弟的关系,所以我“感叹无喻,遂不觉欲枯之手顿轻”,手也不疼了,一口气就写了这十二条幅。当中的典故,其实都是王用予为“龙门文子之雅”。最后说,写这个东西是我“随遂并三致意焉,是足为锡予词丈发噱满引者耶”,这里面涉及傅山的老朋友、他老朋友的儿子、他老朋友的朋友王用予以及他的哥哥王锡予,一下子碰到这么多人,虽然我已经很久不写字了,但为你破例,你说你的面子大不大?


清 傅山 酒陈茶枪次第陈 山西博物院藏


草书《读宋南渡后诸史传》:“读宋南渡后诸史传,真所谓箭头不快,努折箭竿。细绎李伯纪,何其不似南人用心也!鞠恭(躬)尽瘁,武侯后仅见。山。己酉寒日偶书。”书于傅山63岁,用笔沉着且飞动,笔力苍劲,行笔收放自如,顿挫起伏,转折映带尤见功力。书法荡逸神驰,豪放不羁,极富节奏感和震撼力,傅山对于南宋朝廷不思进取的失望和对抗金主将李伯纪(李纲)的赞赏不禁跃然纸上。也许,这里更多的寄托的是傅山对亡明的深深失望与无奈。


清  傅山 《草书李白秋登宣城谢脁北楼诗》山西省博物院藏


行书《李白〈秋登宣城谢脁北楼〉》诗轴,根据风格判断,这件作品大致创作于十七世纪50年代,底子还是颜真卿的书风,但又有一点变形。十七世纪70年代以后,傅山的字变长了,既有王字的也有米字的东西在里面,还受到王铎的影响。从“橘”可以看得出来,写得非常厚重,同时变化也非常多,还有很多穿插。“杂”是傅山书法的一个特点,他的作品在同一时期有各种风格。王铎比傅山大十几岁,应该说王铎在书法技法上比傅山成熟一些。王铎有学术,但更偏文艺型,越多人围观写得更好。傅山却是真性情,随心所欲,心到笔到,一派“天真烂漫”。


清 傅山 李白《秋登宣城谢北楼》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画作存世稀少,多以花卉、竹石、山水等为多,《雨中画鸭图》乃是其年逾古稀时,信手画就的禽鸟动物题材之作,尤为罕见。曾为民国时期山西教育家常赞春的藏品,轴边上下有其及胞弟常旭春和友人鲍振镛、贾景德、郭象升、张晓琴等人题跋,皆为山西名流。图以水鸭为主体展开,雨天的郊野,一只花鸭正步履蹒跚,行走在变得湿滑泥泞的溪岸边,身体前倾且下俯,伸头缩颈,两掌前后开立,显得胆怯猥琐,憨态可掬。画幅款题:“雨中见花鸭,因残墨可惜,遂草草写意。七十翁真山。”由风格看,师法明代陈白阳小写意画法,运点朶、没骨间以勾勒、皴擦,墨色清润,笔调松灵。鸭子的神情被傅山描绘的如此惟妙惟肖,足见他对体察事物的精微细致,画家以生活为蓝本,紧扣“雨中”二字,取其意态,而后注于笔墨,顷刻而成,高妙之极。


清 傅山 上官昭容《驾幸新丰温泉宫献诗三首》之三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山水后人见识较少,从《户外一峰》看,意境深远,笔致超越,有古拙之风。绘崇山峻岭,村庄古寺,山涧瀑流成溪。高远法构图,山石采用披麻皴的技法,只是笔墨更为简洁。从构图及用笔上,可以看出文人画对傅山的影响。画上自题“户外一峰秀,阶前众壑深。松侨老人山。”字体纵逸奇宕,字与字间不相连属,结字欹正相间,古拙雄健。点睛的画题,极具特色的书体,为画面增添了灵动和逸趣。清张庚评傅山“善画山水,皴擦不多,丘壑磊珂,以骨胜”,此画古雅入神,内在的浩气和力度,溢于画面,为傅山之精品 。


清 傅山 《不觉二首》之一 山西博物院藏


傅山《哭糜道人诗》册,这个糜道人就是傅山唯一的儿子傅眉,因此这件作品也称作《哭子诗》。单单用父子之情,似乎还不足以形容傅山与傅眉的感情。傅山27岁时,妻子就因病而逝,当年,傅眉只有5岁。傅山发誓不再娶妻,与儿子相依为命。白天,他与儿子同乘一车,外出采药卖药。晚上,父子二人围坐在灯下,傅山就为儿子讲授文学、医理。在傅山流离在外和隐居的生涯中,傅眉一直相伴在他的身边,父亲是朱衣道人,儿子则自号糜道人。而且深受父亲影响,傅眉也并未像绝大多数书香子弟一样走向仕途,父子二人始终保持着特立独行的不合作的气节。傅眉在1684年2月去世,这一年,傅山78岁,傅眉年仅57岁。傅山痛心疾首写下16首《哭子诗》,文后还有《傅眉小传》,带着深深的绝望与无奈。在诗册中,傅山哭忠、哭孝、哭才、哭志、哭经济、哭胆识、哭干力、哭文、哭赋、哭诗、哭书、哭字、哭画,以此来思念和祭奠儿子。还应该看到,1683年清政府攻下台湾,明朝最后的疆域也丧失了,明朝彻底灭亡。傅眉去世3个月后,傅山也耗尽心力,溘然辞世,下葬时,他仍然穿着一身朱衣。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福宁宝库无关。如有疑问请与主编信箱联系:fnbaoku@163.com
热门资讯IMAGE
谁决定了纸币价值
精品导购GUIDE
邮票中的香港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