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注册

相逢意气时 竟是柳青凯

2017-11-03 19:26:28 来源:凤凰书画网

摘要: 昨天,青凯兄在微信留言:“弟集子的书稿已经积累不少了,兄能否为我写点东西?”

昨天,青凯兄在微信留言:“弟集子的书稿已经积累不少了,兄能否为我写点东西?”初秋做客凤凰画馆时,青凯兄说他正在筹划自己的诗书画印集子,名字叫《烟霞相许》,当时我还自以为是地应和刻印相赠。他当时应该是礼节性地回应,可以啊!现在,他不向我追要印章,却勉为其难的让我写东西!纠结之后回复他:“我文笔不好,但一定会饱含激情地写,写你的率真、耿直、超自信,还有艺术情怀和梦想担当。”青凯立即回复:“兄你一定要写,弟会有所表示……”

2.jpg

与青凯兄最初的相知未相见是缘于他创立且策划的《凤凰画馆》创刊号,那大约是在2010年前后的事。五年来,我更多时候是以收藏者的身份,与其生意往来,大家彼此是在讨价还价以及不断的纠结中交往。

“在北京造一个大房子”,青凯兄是带着理想的梦想来到北京的,作为新生代的北漂一族,青凯兄怀揣艺术梦想,激情而无畏,大胆而自信,骨子里是极强的艺术担当和使命感。我们可以想见,举家在北京最初创建凤凰画馆的时候,青凯兄是多么地艰辛!彼时,我更多是在或多或少的同情与支持的情结主导下与之交易的,期间,青凯的自信和率真也多次让我纠结,他“不二价”的非婉拒,甚至还附加“情怀溢价”曾让我多次纠结乃至尴尬,甚至一度认为他感恩心理的缺失,曾有过放弃继续合作的想法。但最终还是他的不期而至一个电话、偶尔非到付的一堆书籍,还有多少伴随相当自诩的一个个喝彩鼎沸的策划案以及一批实力书画家在凤凰画馆不断出现,黯然并摧毁了我的小格局。

五年来,我也多次在京与青凯兄相见,而他却总在“推销生意”的同时,自觉且自信地为我辅导乃至灌输其微观的艺术观,我大多数时候是个倾听者,偶尔礼节性地闲聊些其他。记得,他在著述《卖画买山——柳青凯书画经济学》时,我们曾就书名争论过,当时,我在没有看过其书稿的前提下凭直觉认为,青凯兄在艺术上的自信不可以和我学术到研究生的专业PK,我极力建议他不应该自信乃至“狂妄”到把一个小画坊的生意经上升到如此学术地步,我认为改“经济”为“经纪”更好。好像争论的情绪中,我私下与国门兄忿忿然沟通过此事,当时所用的关键词是:青凯狷狂!比我懂得青凯的国门兄则以谦谦君子之意气周旋与我,渐释我“心结”。事实上,这次我自取其辱地败下阵来,众所周知,这本洋洋洒洒20余万字的巨著不仅是非经济学家国门兄作的序言,更是得到了一众书坛大家的强力推荐,好评如潮!青凯兄竟然慷慨地给我寄来两书,我不知是否“此中有真意”,但后来还是仅仅浏览了其中的一本。

今年四月,和青凯兄、国门师兄、叶辉兄相约参加鲍贤伦先生在杭州的《我襟怀古》艺术大展,同游期间,虽三日之迹,近距离的深谈中相对全面地了解了不一样的柳青凯。

于今我眼中的青凯兄是个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的担当者,如果以诗书画印素描其文人身份,我认为:他首先是个诗人,然后才是策划人、印人,抑或是书画家。

他的诗我读的不多,感性上弥漫着“漫时代”的情怀,直抒胸臆,有强烈铿锵的人文语境。同游期间其反复朗诵的那句“……诗人忙碌,高铁是一匹快马”,常常在我的耳畔回响。

说到书法,只知道青凯兄于八大是下过功夫的,目前已有己相,我真不敢妄言太多。手头的两张全是青凯兄的倾心相赠!真没花钱。

青凯兄的画,氤氲烟峦中标识性的不古非今的男女形象,如梦似幻,我想那应该是承载着他童年的乡愁。青凯兄很看重他的画,但我似乎只是看重其人文内涵和倾心色彩,全然不懂其技法如何,目前仅花钱收藏了一张。

对于他的印,似乎是要多说点的,不仅仅我也是一个印人的原因,青凯兄的凤凰肖形系列,展现的是其艺术理想与浪漫情怀。我似乎看懂的多一些,且极为喜欢!舍得在其依然“不二价”且“情怀议价”的情况下花了不菲的银子买了两方。因为我极为喜欢那些印面上,有生气的、有情怀的、有故事的凤凰、人物、屋舍和树木。

这次写了这么多文字,除了缘于与青凯兄多年来交往的点滴感受外,还有个期待,那就是,青凯兄在微信中利诱过我“写完以后,有惊喜的表示”,我想他是不会惠让我喜欢的鲍先生或石开先生的作品给我的,那样做,他有做生意之嫌(况且他也心疼割爱),那么,他若为知我者当是知道,在我的眼中,何为惊喜了,我将拭目以待。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福宁宝库无关。如有疑问请与主编信箱联系:fnbaoku@163.com
热门资讯IMAGE
谁决定了纸币价值
精品导购GUIDE
邮票中的香港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