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注册

不看陈老莲的全集,别想读懂中国画

2018-01-14 11:55:09 来源: 北京书画俱乐部

摘要: 此轴画的也是主人倚案而坐,案上无文房等陈设,但花插与酒具依然,案下还有简牍等物

  歌诗图 立轴 设色绢本 (429.8万元,2007年1月西泠)

  款识:迟洪绶画于溪亭。钤印:陈洪绶印(白文)

  此轴画的也是主人倚案而坐,案上无文房等陈设,但花插与酒具依然,案下还有简牍等物。对面二女子,其中一个执阮,正在弹奏。人物安排比较集中,场景设置比较简单。画幅上部留天较宽,写在左边的一行题款,起到上下连接的作用,这样,既扩大了画面,又不显得空旷,自然和谐,颇具匠心。《歌诗图》轴人物的刻画细腻、传神,三人对坐吟唱、弹琴,如闻其声。即便是背对读者的乐女,也能让我们感受到她那左手按品、右手拨弦的熟练技巧。人物的衣纹,全用高古游丝描,细润圆劲,富有弹力,充分表现出人体的形态和衣服的质感。《歌诗图》轴是陈老莲晚年的力作、是很难得的一件珍品。

1.jpg

  款署“迟洪绶画于溪亭”,“迟”前有类似“一”字笔划,应该是“老”字残剩笔划,全款应为“老迟洪绶画于溪亭”。陈洪绶是浙江诸暨人,屋前有枫溪,1630年他在宅园内筑醉花亭,1633年起吟诗作画始署“溪山”“溪亭”等地名。而以“迟”为号,陈洪绶有悔迟、弗迟、勿迟、老迟等,它流露了陈洪绶由明入清后复杂的情感,“是儒家道义的自我及艺术家寄情笔墨的自我无法解决矛盾时的表现”(翁万戈语)。排比其传世作品,最早以“迟”署款(无论诗歌还是绘画)大约是在“丙戌”年(1646年),即陈洪绶49岁那年。他一生享年55岁,凡以“迟”字署款的,无论前面冠以“悔”、“弗”、“勿” 等字,均为其晚年所作。

  诗酒待琴图 立轴设色纸本乙丑(1625年)作

  款识:乙丑秋八月,老迟洪绶写于深柳读书堂。印鉴:陈洪绶印(白)

  在陈洪绶的时代,画坛几乎全是山水画的天下,而陈老莲兼工花鸟、山水、人物三者,且最擅长、成就最高的乃是人物画,画从唐宋而上追魏晋,深得古法,渊雅静穆,浑然有太古之风。他不仅是明代人物画巨匠,也是使衰退了六百余年的人物画重新振起的伟大画家。此画成于老莲三十七岁秋,正值其创作风格转变时期,笔法飘逸洒脱,运墨圆劲婉转。作者善于通过绘画表现自己的隐逸生活,画中之老莲正与同好沽酒对酌,两位侍女抱琴而立,老奴侍花弄草,一派恬淡祥和。全画以“三白法”着重表现人物衣纹流畅,身体肤色匀称饱满,设色以粉、白为主,间以朱砂点染,多为平涂,匀净古淡而不失醇厚,温润娴雅而不俗不腻,为陈洪绶人物画之精品佳作。陈洪绶明末清初书画家、诗人。学习传统,力追古法,且能融古开今,融会贯通。既学周昉的人物和李公麟的白描,又能吸取五代贯休之夸张怪诞,且熔于一炉,兼收并蓄,时人“讶其怪诞,不知其笔笔皆有来历”。此画题材为老莲清顽之景,特别之处是画面中心人物一改往昔高士男宾之惯例,转而变为老莲侍女中的一位。该侍女头大于身、有颈无肩,其造型形式可比周昉、张宣之丰肥。此变形和夸张的路数,使陈洪绶在明末清初画坛上独树一帜。

  明 陈洪绶 松溪品茗图 绢本报设色 纵151.5厘米横76.5厘米

  款识:洪绶写于静者居。

  吴荣光题诗堂:兵尘洞绕函开,不到商于六里间。赤帜频传秦楚蹶,白云自与绮园闲。龙蛇陆起嗟何在,鸿鹄冥飞竟不还。千载高风无复见,空余芝草满空山。陈洪绶字章侯,号老莲。诸暨人。以明经不仕。崇祯间召入为供奉。甲申后自称悔迟。善山水人物。躯干伟岸,衣纹清圆细劲。兼龙眠吴兴之妙。力量气局在仇唐之间。世谓三百年无此笔墨云。此轴行笔设色皆极精诣。可不宝哉,可不宝哉,嘉庆庚辰春王正月,南海吴荣光题并书。钤印:伯荣、筠清馆印 鉴藏印:孔氏鉴定、少唐翰墨、梅轩珍藏、友梅书画、南海孔氏世家宝玩 此件作品是典型的陈洪绶早期人物画风格。在构图方面,简洁明快,以主体人物为中心,儒士、高僧神情静默,高古奇骇,二童子垂目而立。用线流畅迂回,勾斫顿挫,形态与身姿形象地刻画出人物性格及内心世界。刻绘细致,赋色雅丽,有“古法渊雅,静穆浑然”的格调。构图繁简相宜。画面上部松枝屈折而下,其景致与人物浑然一体。人物造型与历史上的高士形象一脉相承,而造型下丰上锐,是陈洪绶的独特造型语言;主要运用高古游丝描,线条有力而气势纵贯,为吴道子、李公麟人物画的优秀传统;设色淡雅,加强了古意的高雅气质。其人物画的成就在吴门仇十洲和唐伯虎之上。 纵观各家对陈洪绶作品的赞语,常用于绘画方面的形容词是“古”、“奇”、“高”、“仙”,也就是说他可以上与古人为伍,达到继承传统的最高功力,而又能创新出奇,格高高雅,超凡脱俗。其绘画对后世艺术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本幅作品递藏有序,经清嘉道间收藏家吴荣光(1773-1843)收藏,并题诗堂云:“此轴行笔设色皆极恉,可不宝哉可不宝哉!”。后归岳雪楼主孔广陶(1832-l890),孔家没落后为广东著名收藏家许友梅珍藏。

  屈子行吟图 木刻版画 1616年作

  陈洪绶在万历四十四年(1616)的时候,为萧山来钦所着的《楚辞述注》作插画。插图依照屈原《九歌》所作,共十一幅插图,两天即告完成。在完成插画之后,陈洪绶便凭借自己的创作灵感,制作了一幅木刻版画,画作内容显示了屈原在流放江南溆浦期间,在沅水、溆水侧畔的情景,遂定名为《屈子行吟图》。这幅《屈子行吟图》构图简洁、写貌传神、一点一拂无不入微,从此人们将屈原的形象基本就定格在此幅画作之上,后人在塑造屈原形象时候,也多以此图为主要依据。

  听蝶 1626年

  风弄蝶态轻盈,惹得骚人耳欲倾。陈洪绶的《听蝶》作于1626年,此时的他不过才28岁,正处在他的声望蒸蒸日上之时,所以早期的人物还比较圆润华美,面目衣纹都如此。精神气质上也正处在对世界的美好想像中,故画面多逸趣,采花听蝶、轻歌飞舞的美妙神态,跃然纸上。

  三教图 轴 绢本设色1927年作 无锡市博物馆藏

  本件作品以儒、释、道三教教主为中心,衬以树石背景,设色浓而不俗,人物树石都带有陈氏特有的夸张变形的特征。人物勾廓细劲工稳,树叶重笔双钩。左方落款[天启七年四月朔,洪绶敬图于万经阁],下钤[章侯父]白文印、[莲子]朱文印。[天启七年]为公元一六二七年,陈洪绶时年三十岁,当为早年精工之作。右下钤[铁某真赏]白文、[吉林宋季子铁某所收金石图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朱文印,左下钤[怀民鉴定之印]朱文印。曾经宋铁某、周怀民收藏。一九八四年由周怀民先生捐赠。

  虎溪三笑图 立轴设色绢本

  题识:闲云为怀,清泉自寄。洪绶书于无见阁。印鉴:洪绶、章矦氏

  此陈洪绶较早年笔,写“虎溪三笑”故事。其人物开相及线描画法与无锡博物馆所藏《三教图》轴、天津文物处所藏《淮南八公图》卷极为相似,包括其款字特点,应是他三十出头时的作品。

  此饮中八仙图卷,经鉴定为其早年习作,图中描绘唐代八位大诗人吟诗醉酒的生动情态。画家驾驭人物性格,姿态各不相同而相互呼应,全卷白描细画,沉着坚凝,并在变化错落中达到和谐统一,充分体现了作者的高妙技法及深厚的传统功力。

  来鲁直夫妇像 崇祯辛未(1631年)作

  此两件作品所绘为来鲁直及其夫人像。来鲁直,萧山人,为陈洪绶岳丈来斯行胞弟。从来斯行、来宗道昆仲的题跋可知,陈洪绶于崇祯辛未(1631)年完成此图,是时只有33岁,属于他早期的人物画。在古代,画像写真是传载人物形象的唯一手段。来鲁直之子来咨隆延请陈洪绶为过世的父母画像留影,以作纪念。由于特殊的家族关系,加之来鲁直又是陈洪绶夫人的堂叔,显然陈洪绶只能以“敬图”来完成这一使命。态度毕恭毕敬自不用说,即是画面的配景,也运用了隐喻,以达到颂扬先人的目的。

  苏武李陵图 立轴设色绢本 1632年作(483万元,2011年7月西泠)

  款识:洪绶写似□□先生。时壬申秋暮,坐鲁伯棻昨梦庵。印鉴:莲子(朱)

  跋文:栎园先生宰吾邑有城守功,其属老迟图此,盖自庽千秋之隐疚与印文亮也。辜恩负义之辈意同,识者勿徒皮相奇古之笔,而能赏其坚心忠骨之神,则为知画意矣。余昔见此栎园二字尚在,不知何时伧父去之,今归育来,求记其事,育来知赏此自与皮相异矣。同治癸酉七月廿九日乙亥,海滨病史六十一岁书。

  在中国社会近代转型的历史潮流中,明末清初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时间结点。作为改朝换代的特殊标志,这一时期凸显出的历史魅力不仅在于其“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波澜壮阔,更为重要的是,它还潜移默化地影响著清末民初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方向。二百多年的历史间隔,似乎并没有阻断这前后两个乱世之间的文脉传承。而艺术风格的遥相呼应同样令人印象深刻,仅就人物画而言,陈洪绶与任伯年之间的惺惺相惜,笔墨间透出缠绵缱绻的浓浓情思,或许亦能体现出这两个时代文化承载的真实面貌。陈洪绶字章侯,号老莲,明亡后更号老迟、悔迟,出身于世代官宦之家,浙江诸暨人。和大多数传统文人一样,年轻的陈洪绶热心于功名仕途,然而时运不济,世事多舛,明末朝政的黑暗与腐朽最终让他选择了潜心诗文书画的隐居生活。甲申之变,他僦居山阴徐渭故宅青藤书屋,二年后至云门寺剃度为僧,坚守遗民之志,作为职业文人画家以卖画为生。纵观陈洪绶五十五年的生命历程,伴随著王朝更迭,命运飘零,最终却以其旷世奇伟的艺术成就彪炳史册。

  《苏武李陵图》,是1632年周亮工嘱托陈洪绶创作的一幅人物画作。画面构图以苏武被俘、李陵劝降的历史典故为主题,苏武手持旌节,义正言辞,李陵则衣袖掩面做羞愧状。线条遒劲,意趣高古,是陈洪绶中年时期的典型风格,创作于明朝覆灭之前。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此图装裱极具特色,诗堂部分使用了一张宋代金粟山藏经纸,背面印有《大方广佛华严经》第二十九卷经文内容。无论是纸质还是经文风格,都清晰地展现出宋代刻经的精美绝伦,这无疑为此件作品增添了无限魅力。

  华山五老图(局) 绢本设色 1646年作 首都博物馆藏

  此画忠实地展现了陈洪绶晚年的画风和精神状态。人物造型和线条要比壮年期高古,人物头大身短,显得颇有稚趣,线条布置愈趋自然、散逸、疏旷,不像壮年期那样凝神聚力,浑圆而利索,但更加苍老古拙,勾线也十分随意,意到便成。其人物及笔墨的舒缓状态,达到了中国传统文人审美的最高境界。

  公孙轩辕开剪图 设色绢本立轴

  识文:洪绶写于溪声草堂。

  钤印:陈洪绶印(白)章侯(朱)

  跋文:

  1. 老莲人物名高唐仇,故赝本充宇内,非具眼者莫辨。但其时值崇祯之季,才不世用,冲澹冷致发于毫端。宜其所画风格超逸,人士尊慕。是卷为伯年所藏,章君敬夫复得于任氏。信然神物之归必归于爱护之人,岂耳食之好所能幸至哉?壬子清明节日,道州何维朴诗孙甫题于沪上庽斋。钤印:诗孙(朱)

  2.人但知章侯工写人物,不知其山水尤妙。唯程翼苍称其水石润洁,亦复不让古人,真章侯知己也。伯年有道旷怀逸兴,与章侯同故,所画山水人物虽不规规于章侯,实则小变其法,易圆以方,易整以散,而人莫能辨,反若章侯之预仿伯年者,斯亦奇已。是幅衣褶须眉尤见古意,展读再四,叹为巨观。戊子十月,昌硕吴俊。钤印:吴昌石宜寿昌(白)

  3.颐颐草堂主人任伯年鉴赏。钤印:伯年鉴定(朱)

  4.辛巳立冬后一日,鞠潭吴淦观于碧梧轩。钤印:钱唐吴淦(白)

  5.辛巳三月二十六日,阜长观于吴门。钤印:阜长(朱)

  6.任君伯年不嫌舟屐之遥,寄画索题,及观老莲所写公孙轩辕开剪人物,四人意态幽闲而笔势遒逸,全橅六朝神品。得来把玩之久,觉太古静穆之风悠然在目,诚通灵妙笔也。弟老莲不独其画超拔,诗亦韵致,为画所掩,惜流传绝寡,乃记其绝句云:桃花马上蕫飞仙,自擘生绡乞画莲。好事日多还记得,庚申三月齿坟前。又日:枫溪梅雨山廔醉,竹榻茶烟佛阁眠。清福多成今日忆,神宗皇帝太平年。余诵诗后,尤慕其笔墨结想于胷次者,有年及见是图,触目兴感。以我心之所欲而为彼所获,能不深妬。任君之欣赏独得未识,余怀之何日释然一快邪。盖画来已久,得无恨其懒慢然。请予之文犹子之画,彼此不易随笔拉杂用发一咲。光绪辛卯新秋,德清曲园居士俞樾识于吴门著书庐。钤印:曲园居士(朱)

  7.光绪七年岁在重光大贶褖八月朔,小复道人姚康夔获观。钤印:梅子真(朱)

  8.老莲画有天授,复充以宋院诸公而化其迹,发眉古雅,衣纹清折,为古今之冠。伯年我兄人物一派胎源于此,更运以灵隽之思,尤非规规于形似者。比此幅沉厚清劲,尤生平得意之作,宜其韬似锦囊奉为珍秘也。余既署观欵,展玩再四,爱不忍释,因赘数语于后,以志眼福。时对菊作书,觉古韵幽芬袭我襟袖矣。鞠潭又志。钤印:钱唐吴淦(白)

  执扇凤簪图 立轴设色绢本1634年作 (792万元,2007年1月西泠)

  款识:溪山洪绶写似朱季方社弟,时甲戌暮春,痛饮深柳读书堂。印鉴:陈洪绶印(朱文)簮凤璎珞舞蹁跹。人称明末清初“南陈北崔”的陈洪绶,是中国绘画史上独标一帜的伟大画家。他的人物、鸟兽、花鸟、书法皆能且皆有独特的建树,是一位“代表17世纪有彻底的个人独特风格艺术家之中的第一人”。陈洪绶对中国木刻版画所作的贡献极为突出,从《水浒叶子》、《西游记》的绣像插图可见一斑。中国古代版画中以线描作为传达物象的主要绘画方式,陈氏的线描,作为人物版画的集大成者,许多后世的画家都是以他为楷模的。至清代总结出的十八描画人物的程序,许多的源头也在于此。

  这件仕女画,从作品中人物的画法,可以清晰地观察到老莲的人物画技法:人物的任意一个部位都是用线勾勒而成,用线的手法类似后世所称的“折芦描”,但转折劲利中带有韧性,线条的粗细变化不大,在这种情况下,画者依然能在细微处表现出舒缓而具轻重迟速的线条。这没有深厚的书法线条功力,绝对没有办法办到。线条在画家的手中是变化多端的,也是一脉相承的。而色彩的运用都是在线条勾勒之后用矿物颜料平填而出,颜料的色泽历久弥新,达到了白者愈白、青者愈青、红者愈沉的效果。

  这件作品创作时间在1634(崇祯七年)年,作者年36岁。“溪山”即“枫溪”,即其乡望诸暨枫桥,“社”应指1629年在苏州成立的文人组织复社,陈氏乃复社的成员,“朱季方”无考,也应是复社成员之一。“痛饮”与史载老莲喜饮放诞的作风恰合,“深柳读书堂”为画家斋号,句出唐代刘昚虚的五律。此期所见的陈洪绶的作品中多有署此斋号的作品。综上所考,此件作品实为陈洪绶早期以细圆线条为面目的作品的典型了。

  苏李泣别图 1635年作

  描述的是苏武与李陵在北海的泣别图,是早年程十发先生收藏并且捐献给上海中国画院。

  文姬归汉图 设色绢本

  题识:疗山老莲画於梅花草堂。钤印:章侯莲子(连珠)

  流传到现在最早的蔡文姬故事绘画是数本《胡笳十八拍》,大约绘於南宋时期。将蔡文姬从被虏至北方到多年後返回中原的故事分为十八段,配以晚唐诗人刘商的《胡笳十八拍诗》。

  陈洪绶的这件作品描绘的正是这十八拍中的第十三拍:伤别。在宋本《胡笳十八拍》中,“伤别”一段表现的是山水场景之中数十人的宏大场面,人们均双袖掩面而泣。而故事中蔡文姬与匈奴左贤王所生的一双儿女,大的紧拉住文姬衣襟,而小的尚在襁褓之中。这件画作与宋代的处理完全不同。显示匈奴生活的山水背景全部被删减,只留下主体人物。场景的消失使得对人物表现的要求增高,所有的一切都必须通过人物一举一动的微妙动态来展现。宋本《胡笳十八拍》的“历史故事画”於是便转变成“人物故事画”。同绘画一样,明代以来极为盛行历史小说,真实或者说被认为真实的历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历史人物的“演义”。与之相似的还有明代以来盛行的历史剧。在舞台上,“历史”被简约,而人物则被放大。这件《文姬归汉图》正像是舞台上的表演。人物的动作都相当戏剧化。宋本中人物的掩面而泣在这里被不同的动作和表情所取代。文姬在画面位於一个“分界”的地位,一边是持剑而立的汉族使节,另一边是头戴皮帽的匈奴丈夫。而文姬正与奔来的两个孩子作别。在这里,人物极为精简。陈洪绶的一些人物画其实受到了戏剧表演的影响。陈洪绶本身也为诸如《西厢记》画过版画插图。

  晋爵图卷 绢本设色纵605px横5875px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本幅自识:“陈洪绶画于南高峰。”钤“陈洪绶印”。鉴藏印钤“高陵私印”。此图在素绢上清绘了19位人物,其中的17位面向左侧,或作揖,或执礼,一起恭贺画卷左端的红袍男子加官晋爵。此图布局讲究,人物的聚散组合别具匠心,疏密有致,宾主分明,有起有伏,有开有合。设色匀净淡雅,卷尾主人公身着红袍,格外醒目。人物形象夸张,刻画细致,衣纹简练,线条细劲有力,间有方折用笔,极具画家的个人风格。陈洪绶早年曾致力于谋取功名,晋爵图应是他喜爱的绘画题材。从画法和题材方面判断,此图应为陈氏早期作品。加官晋爵虽为世俗场面,但在陈洪绶的笔下却别具一格。

  松下高士图 立轴设色绢本

  款识:溪山洪绶画于深柳读书堂。印文:陈印洪绶(朱文)、章侯(白文) 老莲喜作高士,笔下的儒士或高僧多具奇古之貌,用线流畅迂回,勾斫顿挫,形态与身姿形象地刻画出人物性格及内心世界,画风奇倔僻诞,遂开画史人物画的新面貌。此件《高士图》刻绘细致,赋色雅丽,有“古法渊雅,静穆浑然”的格调。构图繁简相宜,松石为画面的主体,其中心处卧一高士,神情静默,高古奇骇。画面上部松枝屈折而下,荷莲数株,较为空阔,其景物与人物浑然一体,令人想见高士人格的超群与品质的坚贞。作品不仅为晚明文人生活之写照,也寄托着老莲遗世独立的人生追求。

  蕉荫赏古图 设色绢本

  题识:仿唐人。洪绶画于溪山亭子。钤印:洪绶、章侯氏

  芭蕉荫下,太湖石畔,一高士坐天然几上执扇赏画,有童子捧杖侍立。高士浓眉粗髯,面容奇古,画笔粗劲拙重,与晚年圆韧如铁丝者有异而神韵贯通。从画风及款字看,当是其三十余岁渐趋成熟时所作。画中之画,是老莲爱好的米氏落茄法山水。所用印,亦见诸于他的其它真迹之上,皆可作此帧之参证。老莲画存世不多而早作尤少。世之爱其人其画者幸勿忽视之。

  采药图 立轴设色绢本

  陈洪绶的出现,使人物画在山水画占主流的明末画坛独放异彩。他的人物画,兼采吴道子的骨法、郑法士的笔法、荆浩墨法、管道升渲染以及卫协、张僧繇、阎立本、周昉、范琼、李公麟等历代名家的画法,重视形体的夸张和神情表达的含蓄。他的表现手法简洁质朴,强调用线的金石味,画人物衣纹,清圆细劲,又“森森然如折铁纹”。有评者认为他的画,“寻回了失落已久的六朝、盛唐的人物画传统”。《清史稿?陈洪绶传》则评价他的画“衣纹清劲,力量气局在仇、唐之上”。陈洪绶最初的绘画老师,是明代著名画家孙杕和蓝瑛。孙杕曾见到陈洪绶作画时,叹曰:“使斯人画成,道子、子昂均当北面,吾辈尚敢措一笔乎 ?”蓝瑛也惊叹“章侯之画,天授也”,自愧在人物写生上不及陈洪绶。但从陈洪绶的早年作品来看,传习蓝瑛的画法痕迹颇浓,山水画尤其受蓝瑛的影响。《采药图》即可见典型的蓝瑛山水画风格。

  《采药图》绢本设色,无年款,树石的画法与《三教图》相类,人物形象较之为晚,因此可以推定创作时间大约在 16 世纪 30-40 年代。画中仅题“洪绶画”三字,名印为“章侯”(朱)、“莲子”(白)都是陈洪绶较早时所用。右下收藏印有“韵初审定”(白)和“余正珍藏”(朱),记录了此图在晚近的流传。

  题材上,此图表现高士携童采药归来,和陈洪绶一贯表现归隐内容的题材相一致。笔墨清劲,皴擦绵满,构图密匝。树石画法受蓝瑛山水画风格影响较深,夹叶设色明丽,但艳而不俗,重而不板。人物形象的提炼既重视形体的夸张和变形,又重视神情表达的含蓄,古奥奇崛,富于夸张。线条沉着劲练,勾勒精细,有李公麟遗风。

  公孙大娘舞剑图 立轴设色绢本

  题识:洪绶写于五松阁,读书灵鹫峰。钤印:章侯氏

  鉴公孙大娘是初唐剑舞名家,后世多有画之者。老莲此图,匠心独运,松石平坡,皆取静势,而公孙似刚从右侧跃来,裙带猎猎,皆向右方飘拂,举手投足,转身回眸之间,柔婉中寓刚健之气,丰腴中有妩媚之姿。人物开相屈眉樱唇,广额丰颐,已趋唐宋人遗规;树石遒劲,用笔松灵,尚存蓝田叔法王蒙面目;款字瘦硬,偶露方折,都与他晚作有别。当是他三、四十岁之间的作品。树石草坪,用青绿设色,凸现了公孙的红衣与前方松枝上的枯藤红叶,互为呼应,灿然明丽而不失其雅致,是他壮年佳作。

  仕女图 纸本设色 辽宁省博物馆藏

  这幅《仕女图》左上方有行草书十余字,钤名章两枚,右下角有一枚押脚章。此作构图简略,画中人物采用下置斜行布局,呈三角形。人物面庞先以圆润而不失方折之笔浅勾,然后以墨或色分染,近似没骨画;设色匀净古淡而不失醇厚,温润优雅,不设过艳之色,而以粉、白为主;用笔细劲沉着,毫不浮躁。人物肌肤的弹性、质感和服饰的纹理、转折,以及梅花、托盘的形质等都被画家表现得很到位。此画结构线含蓄,色彩平涂,略显体面关系,笔线隐于色彩之中。不论是纨扇、托盘,还是头饰、衣裙,色彩都与人物的肤色搭配得很协调。整个画面没有太强烈的色彩,只有人物的乌发做深色提醒。由此可见陈洪绶创作的高明之处。此作人物刻画较平和,有一定的特色,应为陈洪绶中年时的作品。

  调梅图 绫本设色纵129.5厘米横48厘米 广东省博物馆藏

  图中描绘的是主仆三人在火炉旁调梅的情景。桌案旁,两个丫环围着火炉相对而立,一人端着盛有梅子的托盘,另一个一手拿筷子在盆中调拌,一手正要去拿盘中的梅子。在她们身后的石椅上坐着一位贵妇,从其穿着和仪态便可知是二仆的主人。她面容平静,好似在看仆人调梅。她身后的假山石一直延伸到画外。在山石的自然形态所形成的石桌上放有一个插着梅花的花瓶,造型之古朴,与整个画面的淡雅情调相协调。细品此画,却感到在这看似悠闲平淡的生活情景中,滋溢着几丝惆怅的意味。看那贵妇,虽沉稳端坐,但手持圆扇却毫无气力地搭在肩上,身上的衣服松垮垮的,丝带也凌乱地垂于地上,毫无半点飘逸的神采。她漠然低垂的目光中透露着一种百无聊赖的空虚,表面上像是在观看仆人调梅,但其思绪已经不知飞到何处去了。该画构图也极为简单,主要布景及人物集中于右下方,其余空空然。这正是作者的独到之处,这种空旷的布局正烘托出贵妇那空寂、无聊的心境吗。

  此画构图布势简洁,设色清淡闲雅,具有古典风韵。如图中梅花美而不艳,桌上花瓶简约朴质,人物服饰也不追求华丽璀璨。在人物仪态的刻画上可谓生动微妙、各具神韵。仆人一心干活、神态专注,贵妇的无精打采、若有所思,都揭示得淋漓尽致。在表现技法上,笔墨工整,线条细劲清圆,人物眉目的刻画和衣饰的一转一折都毫无疏漏。

  斜倚熏笼图

  《斜倚熏笼图轴》是陈老莲仕女画代表作,画一盛装女子侧身斜卧榻上,上半身倚着一个半球形的熏笼,闲暇之中正抬头与鸟架上的一只鹦鹉对语,侍女则低头注视榻前小儿扑蝶。此图是他中后期的佳作,画家不事常规,追求奇古,单纯中富有变化,突出了一位恬静、娟秀的仕女形象。仕女斜倚薰笼,姿态柔媚,表情恬淡温柔。

  抚琴图 立轴设色绢本1636年作 (180万元,2012年10月上海驰瀚)

  款识:戊寅暮秋陈洪绶写于窠石居。印鉴:章侯氏(白)、莲子(朱)

  观17世纪中国画坛,陈洪绶无疑是一位独具风格的画家。其山水、花鸟、人物皆长,且尤以人物画中的仕女、婴戏、释道、肖像著称。其所绘人物,大多体格高大超逸,衣纹细密清楚,细条流畅有力。论及表现技法,又可见灵活多变之妙,如用粗枯之笔表现好汉壮士,用细润之笔表现文人佳丽,用游丝之笔表现高古逸士等,极大丰富了中国传统人物画的表现技法。陈洪绶的人物画以“高古奇崛”之独特风格而居晚明画坛翘楚。

  杨升庵簪花图 立轴设色绢本1637年作

  陈洪绶的绘画程式化中有一样东西令人难忘,就是簪花,女子簪花是平常之事,但他多画男子簪花。最著名的是作于1637年的《杨升庵簪花图》,画明代著名文学家杨慎之事,杨被贬云南,心情郁闷,曾经醉酒后,脸上涂白粉,头上插花,学生们抬着他,又有女乐随后,游行于街市。这是一个在文人圈中流传很广的故事。陈洪绶的失意和狂放行为正与杨升庵此举心境通。因此将此景绘入笔下,但他没画学生抬着杨升庵,而画他大腹便便,双臂下垂,步履蹒跚地行于大道。其神态呆迟,形貌古怪、肥胖而笨拙,显示出长期受压抑困惑乃至形神都变异的状态,身后细弱的二女子,顺从地跟在杨升庵后面,好奇而担忧看着杨升庵怪诞的行为。陈洪绶这幅画画杨慎酒后簪花之事,有陈自己的独特理解。

  高士持莲图 设色绢本立轴

  款识:叔时亮、时英,侄文栋、文彬、自鼎、文柏,侄孙尔珩、尔珎、尔琏、尔琦,熛上芳洲居士六十耉,老莲洪绶写寿。钤印:陈洪绶印(白)章侯氏(朱)

  高士是陈洪绶绘画的最重要主题,可以说此图名为祝寿,实为自况。持莲之高士既是陈洪绶的对受画人的褒,也是陈洪绶自己的写照,陈洪绶虽有酒色之好,然能粪土权贵,蔑视俗物,有名士之风范,虽在甲申之变中没有殉明,却能全其节,所以全祖望在刘子(刘宗周)祠堂配享碑中称陈洪绶为有大节者,以此画观之,实不诬也。

  此画的风格是典型的陈洪绶人物画风格。在构图方面,简洁明快,以主体人物为中心,人物均有头巾,与历史上的高士形象一脉相承,而造型下丰上锐,是陈洪绶的独特造型语言;主要运用高古游丝描,线条有力而气势纵贯,为吴道子、李公麟人物画的优秀传统;设色淡雅,加强了古意的高雅气质。综合画面风格、委托人、受画人等考察,此画当为1640年代的作品。

  阮修沽洒图 上海博物馆

  陈洪绶所作高人逸士或仙人,有时故作大头小身的处理,有意夸张这些人物的不同凡响。此幅《阮修沽酒图》衣纹劲秀,设色淡雅,有明显的个人风格,而且十分富有生活情趣。

  人物 立轴 1644年作款识:甲申暮冬,洪绶写于春水船。印鉴:洪,绶

  《人物》陈洪绶的人物造型,躯干伟岸.表情冷漠,头大体弱,不合比例,扭曲畸变,形态迂怪。以其独立不倚的高古奇骇格调,冲破形式主义藩篱,屹然突起于晚明、清代以后的画坛,具有振聋发聩、起衰拯敝的影响作用,在中国人物画发展的道路上,又矗起一座里程碑。此《人物》,画中一策杖而行的老者,线条多用游丝描,笔法细圆并参有方折,清圆细劲,润洁高旷,力追古法,融古开今,“以篆籀法作画,古拙似魏晋人手笔”。陈老莲他所创作的人物画图式,经明清画家的承续,由任伯年等“海上三任”发扬光大,无形之中成为中国人物画由中古向近代转型的杰出代表。程十髮、谢稚柳等现代国画大师也深受其影响。

  蚬子和尚 立轴设色绢本

  款识:1.京兆蚬子和尚,居无定所,自印心于洞山,混俗闽川,冬夏唯披一衲。逐日沿江岸采掇虾蚬,以充其腹。暮即宿东山白马庙纸钱中。居民目为蚬子和尚。华严静禅师闻之欲决真假,先潜纸钱中,深夜师归。严把住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遽答曰。神前酒台盘。严放手曰。不虚与我同根生。御选语录一则,道光戊申秋初邵易草衣如海敬书。 2.老莲洪绶。 钤印:陈洪绶印,莲子,如海居士

  人物 立轴设色纸本

  款识:老莲洪绶画。印鉴:洪绶

  此幅陈洪绶人物图轴能很好的领略他善于吸收前人优秀的创作经验而又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此幅人物画中的人物形象简练明快,特别是人物的表情和眼神将文人运思构想的神态表现的惟妙惟肖。形象疏旷散逸。石几上置文房四宝,用线有金石味,在手掌的画法上亦不落常套,配合落笔重、顿折多的石头轮廓及以侧笔、干墨的使用,体现了炉火纯青的笔墨造诣。整幅图勾勒精细,色调清雅,用笔饱满质朴,线条沉着劲练,衣纹勾勒尤见功力,细劲清圆,在处理上富有装饰性,色调清雅,风格雄健,笔法苍老润洁,颇造型高古超妙,细圆而利索,勾线即使随意,也有意到便成之效果。有古人遗意;而略异于其多为的夸张风格。所用线条及笔墨的舒缓状态,达到了中国传统文人审美的最高境界。清代徐沁在《明画录》中记述:“洪绶长于人物,运毫圜转,一笔而成,类陆探微(晋代)。至绘经史事,状貌服饰,必与时代吻合,洵推能品。”从这幅画中便可品赏出老莲人物画的至高境界。

  授徒图 立轴 绢本设色 美国加州大学美术馆藏

  画中人物的密与背景的疏形成对比,使人物的形象更富于真实感,产生了很强的视觉效果。人物形象夸张,身体的线条圆转,但并不讲究比例,这反映了文人绘画脱略形似的审美意识,虽不求形似,但夸张的形象却更加传神,绝无令人生厌的媚态。图中画一位学士据案而坐,石案为太湖石制成,案上置有书画、茶壶、杯等物。学士手执如意,前视二位女弟子。二位弟子坐于圆凳,一位低头凝视案上的画(竹石图),另一位正往瓶中插花。此图表现的是学士向女弟子传授技艺的情景,或许是陈洪绶自己生活的真实写照。画面用细笔勾线,造型严谨,真实自然。

  松下抚琴 立轴

  款识:老莲洪绶画于香桥书屋。印鉴:陈洪绶印

  中国画以人物为最难,山水花鸟次之,因人物最见造型功力,传神最难,而人物画最传神之处乃是人物的眼神。苏轼在《传神记》中谈到顾恺之的“传神写照”时说:“传神之难在目”。顾虎头云:“传形写影,都在阿堵中。”这里的“阿堵”是“这个”、“这里”的意思。在顾恺之看来“这个”就是人物的眼睛。他画人物,数年不点睛,一旦点睛,就要点得好,所以他说: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由此观这张陈洪绶的《松下抚琴图》,可看出陈洪绶的深厚功力。画中高士于松下抚琴,旁一侍女恭敬而立,高士眼睑低垂, 双眼微微睁开, 视线的角度缓缓往下,专注琴弦,仿佛若有所悟,而侍女则凝视远方,神态恬然,似乎已被琴声所动。人物形象奇古质朴,线条沉着劲练,勾勒精细,色调清雅,在衣纹的处理上富有装饰性。松石皴法沉着老道,章法不落常套,有奇傲古拙的韵味。陈洪绶的画法学习古人,但又不拘一格,大胆突破前人成规,着重体会古代画法中的内在精神,自成一体。

  《高士炼丹图》是一件罕见的陈洪绶真品佳作,高173.5厘米,宽86.2厘米,是目前所见尺幅较为巨大的陈洪绶作品,也是陈洪绶作品中画风最为繁密、人物较为众多、内容十分丰富的一件作品。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此图上的人物衣纹相较于他具有明显装饰风格的画作更为写实一些,但色调沉着而略显厚重。这也是颇异于他其他作品的一个方面。相比于《松亭读书图》和《山水人物》等作品上的松针画法,《高士炼丹图》上的松、柏、椿树画法则勾勒繁密,渲染厚重,是十分特殊的。但是,人物衣冠和山石、器物的画法面貌,却无一不是典型的“陈老莲式”。

  款下所钤一白一朱二印分别为“陈洪绶印”和“章侯”印文。而画面左下角落的鉴藏印亦为两方,一方为半枚残印,疑为毕沅收藏印,另一枚完整印则为“伍氏南雪斋藏”朱文印。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福宁宝库无关。如有疑问请与主编信箱联系:fnbaoku@163.com
热门资讯IMAGE
谁决定了纸币价值
精品导购GUIDE
邮票中的香港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