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注册

国家向张大千收购《韩熙载夜宴图》内幕(故事三则)

2017-11-30 15:04:43 来源:淳道书画

摘要: 某日,张大千从一位古玩商的口中得知,《韩熙载夜宴图》被北京玉池山房(老板马霁川)购得。张大千闻讯后想买下这张名画

某日,张大千从一位古玩商的口中得知,《韩熙载夜宴图》被北京玉池山房(老板马霁川)购得。张大千闻讯后想买下这张名画。《韩熙载夜宴图》乃国画之粹,稀世珍宝,被历代帝王珍藏。末代皇帝溥仪将此画带至东北长春伪满宫中,抗战胜利后,伪满宫中失散的珍宝有一部分流散于民间,《韩熙载夜宴图》便在其中,辗转流落到北京玉池山房。

1.jpg

当日晚上,张大千来到北京南新街一位姓萧的朋友家中商量,那朋友的儿子萧允中是张大千的学生,朋友让他陪张大千前往玉池山房 。马掌柜索价500两黄金,张大千答应,又风风火火地带着画卷再至朋友家,与朋友再次同赏这件稀世名画。他俩看一会儿画,认定这幅《夜宴图》绝对是真品,不是赝品。张大千决定暂缓买王府的房子,先买下《夜宴图》。他有一枚印章,文曰“东南西北,只有相随无别离”。加盖在图卷上。

······· 【二则】民国时期,他曾用500两黄金、20幅明代字画换回董源代表作《江堤晚景图》;用700两黄金(一说500两)购得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宋人《溪山无尽图》等名作,还用数百两黄金收购了董源力作《潇湘图》。50年代,张大千因移居南美营建“八德园”所需,便向国家低价出售了《潇湘图》和《韩熙载夜宴图》及一宋人画册等国宝。

······· 【三则】解放前,由于战乱,许多国宝级国家文物纷纷流落海外。新中国成立不久,文化部文物管理局局长郑振铎获悉:解放前大陆收藏家收藏的大批书画、图籍及泉币等珍贵文物流到香港,待价而沽。经再三思量,郑振铎向时任文化教育委员会主任的郭沫若和文化部部长沈雁冰作了紧急汇报。3人经反复研讨,决定以文化部的名义向周恩来总理汇报这一情况。1951年3月,周总理接报告后立即同意由国家拨专款抢救文物,并成立香港“收购小组”,秘密进行文物收购。

香港秘密收购小组在收购了大批珍贵文物回国后,小组负责人徐伯郊又利用自己与现代著名书画大师张大千的私人关系,动员张大千将其所藏的《韩熙载夜宴图》等一批国宝“卖”给了祖国。

张大千不仅是位书画大师,也是位收藏、鉴定大家,对我国古代名画收藏极丰,研究极深。当时在他的所有藏品中,以五代南唐画院待诏顾闳中所作的《韩熙载夜宴图》最为名贵,已有上千年历史,堪称国宝。该画为一幅绢本工笔设色长卷,高约一尺,长达一丈。从T158《韩熙载夜宴图》邮票即可窥见其精细工整的笔墨,清雅绚丽的用色,流畅舒润的线条和高雅细腻的风格,既是一部功力深厚的古代绘画杰作,又是当时社会政治和文化经济的纪实性体现,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在中国乃至世界美术史上都有着重要的地位。

1951年,张大千从印度回到香港,准备移居南美。在留港的一年时间里,徐伯郊与张大千时常往来,谈笑甚欢。徐伯郊为人忠厚,待人诚恳,对友热情。他利用自己是香港银行高级人员,又是著名收藏大家的便利,照顾张大千的生活。张大千对他非常感激,把他当作知心朋友,无话不谈。其时,郑振铎与徐伯郊亦有联系,郑便指示徐伯郊争取张大千回国,并努力通过张大千的关系,尽量多收购一些流失在外的中国书画名作。

当徐伯郊把郑振铎的意思转告张大千后,张大千对郑的关心十分感动。虽然张大千最终没有回国,但他却把自己最心爱的五代画《韩熙载夜宴图》、董源画《潇湘图》、北宋刘道士画《万壑松风图》以及敦煌卷子、古代书画名迹等一批国宝,共折价仅2万美元,以当时极低的价全部半卖半送给了祖国。从此,《韩熙载夜宴图》等一批国宝级文物便成了国家文物局馆藏稀世绘画珍品。

【结论】

据《解放初期国家黄金之论证》一文所载,1950年代初1盎司=34.72美元。1950年我国黄金储备46万盎司﹙45.2万两﹚。如按以上价格计算,2万美元约等于566两黄金,张大千半卖半送一说是成立的,可算是爱国表现。但如若张大千收购这些文物是以中国传统小两为单位,即一公两等于16小两,则基本上是平价转让给了国家,也属合情合理。同时,张大千毕竟是名人,也不宜将国家文物倒卖出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福宁宝库无关。如有疑问请与主编信箱联系:fnbaoku@163.com
热门资讯IMAGE
谁决定了纸币价值
精品导购GUIDE
邮票中的香港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