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注册

在模糊了的传统中看到一个现代的刘旦宅

2017-11-10 20:37:32 来源:看得书画

摘要: 刘旦宅八十初度,飘然而逝。从此,大师笔底的黛玉宝钗成绝响,李白东坡空渺茫。不禁令人慨叹,这般风神潇洒的人物,再也难逢了。

刘旦宅八十初度,飘然而逝。从此,大师笔底的黛玉宝钗成绝响,李白东坡空渺茫。不禁令人慨叹,这般风神潇洒的人物,再也难逢了。

1.jpg

刘旦宅少年就有神童之名,十岁即小试锋芒,在家乡温州举办了“十龄童刘小粟画展”。1951年,20岁的刘旦宅来到上海,为私营大中国图画出版社画书籍插图、教学挂图等,之后又进入人民美术出版社,先后绘制了《屈原》、《破釜沉舟》、《杜甫》、《李时珍》等多部影响深远的连环画精品。

1956年,上海中国画院成立后,刘旦宅又幸运地成为首批画师中最年轻的一位。1985年后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擅长中国古典著作人物画。所绘《红楼梦十二金钗》邮票,曾获1981年全国邮票最佳奖。1985年获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颁发的《中国体育美术展览》荣誉奖。作品有《刘旦宅聊斋百图》、《石头记人物画册》等。

中国绘画的各个科目,都是从人物画中分出。因此,在未分科时,中国绘画只有人物题材,也即人物题材是绘画不二的表现内容。彼时人物画独大,实在孤独得无亲无眷。然而,当人物画不再孤独,当人物画把它的配角出落成和它平起平坐,甚至超越自己时,人物画先前孤独渐渐变成寂寞。从唐末山水画崛起后,一路高歌猛进,花鸟画也跟着辉煌起来。人物画退出主流,尝到边缘化的滋味。

其实,中国绘画的发展,走的是文化化的道路,“助人伦,成教化”的绘画模式的式微是不可避免的。但文化情操丰沛的人物画家,依然光芒四射。如李公麟,还有赵孟頫、陈洪绶等。

自陈洪绶后,可以赞道的人物画家几乎没有。人物画家要么深锁宫廷,要么流入民间,与文化情操结下的缘很浅。

晚近的“海上画派”,人物画蔚成大观。其时有谚云:“金脸(人物画)、银花(花鸟画)要饭山水”。人物画似乎不再寂寞。重新坐上盟主交椅的人物画没有古代“助人伦,成教化”的光环,也不见丰沛的文化情操。它的重回主流,完成在于审美。它从上海五味杂陈的市井审美口味里去发掘旧传统所没有注意,当然更无法去运用的东西。它不是全新的,但舍弃陈旧的意义显然在,因此,轻庄重谐,轻雅重俗,轻文重俚,轻清重浊的绘画,在迎合市场的同时也迎合了革故的时代要求。

尽管是在革故,却显示不出新的魅力;尽管有众多的人物画家,却没有出类拔萃;尽管被称为“金脸”,却稀见含金量。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人物画,乏善可陈。一踏入二十世纪下半叶,人物画的曙光出现了,程十发、刘旦宅的艺术活动,让我们再次领略文化情操丰沛的人物画。

刘旦宅连环画中的国画意趣

二十世纪下半叶刚开始,中国大陆政权的更迭,受之影响最大的当属艺术。作为海上画派的主打产品——人物画,由于政治的需要,地位依然稳固,只不过先前的那种鸳鸯蝴蝶气味,被涤荡得干干净净。

那时人物画家放下身份去画宣传画、去画年画和连环画,有些山水画家也入列宣传画、年画、连环画。本世纪上海最重要的两位画家——陆俨少和程十发,在当时也创作了不少连环画。

“ 刘旦宅为人儒雅温和、平静内敛,恰如陈鹏举所说的那样,“骨子里是一个诗人”。他一辈子身处老宅,隐于大市,生活素朴,粗布旧衣,白饭清茶而不改其乐,惟一的爱好就是画画。据刘夫人介绍,旦宅先生甚至从来没进过理发店,一直都是自己在家剪发、剃须,即使晚年生病后也不例外。”

刘旦宅和程十发年龄上有大约十岁的差距。他们的绘画情结有些相似。最相似的一点是都是以国画的基础去作连环画的创作,不同的是,程十发的专业是山水画,他从事人物画后,山水画也因此而斑斓多姿起来,同时也带动了他的花鸟画。

而刘旦宅是位执着的人物画家,他以人物画的技巧、观念去作连环画、年画,应该说有着高屋建瓴的优势,他以人物画去阐述连环画、年画,且不论形象上的轻车熟径,即便难以喻说实指的意境和趣味,也是更胜一筹。与其认为连环画令刘旦宅的人物画的技巧更加娴熟,为他的人物画艺术添砖加瓦,毋宁说是刘旦宅的人物画给连环画注了新的生机。

刘旦宅将连环画,当成国画人物画来对待,行笔走线,无不是纯正的国画笔法,这也许不能归结为创作态度或者是形式选择上的严谨。他认为用线去表现,必须如此,不存在理由,以此去画连环画,是顺理成章的事。连环画是市井文化的产物。市井艺术的境界和格调都不能与国画同日而语。刘旦宅他自己的才情和勤奋,使连环画线条充盈着国画人物的意趣。

物趣 人趣 天趣

除了连环画对刘旦宅中国画的影响外,其他诸如读书、思考,诸如书法、线条都对刘旦宅的中国画产生了莫大的影响。这些是刘旦宅艺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从赵孟頫起,书法和绘画咬成一团了,从最初的小心翼翼逐渐昂首阔步,书法笔法越深入绘画,画家的主观能动性——思绪、情绪的发挥得就越彻底,甚至可以出现近乎宣泄式的快感。书法的笔法,对刘旦宅绘画线条的影响更大,更全面,因而在刘旦宅身上,更加突出地体现了书画同源、书画同体。

刘旦宅与谢稚柳在台北故宫

谢稚柳先生曾有一幅极为精彩的人物长卷《旗亭赌唱》,画的是高适、王昌龄、王之涣三位唐代诗人酒醉之后,隔着屏风赌另一面的歌妓唱谁的诗词更多的典故,取法唐人壁画,用笔高妙。这幅精品由原本擅长山水的谢稚柳画人物,作为人物画大家的刘旦宅则在屏风上画了山水,而本是画家的陆俨少以书法示人……三位大师的一次有趣而成功的“反串“。

刘旦宅线条的精致性在于线条的笔墨化,他在精致的描写里,从容不迫地随意表意,随性写性,慢条斯理间情绪、心态有序呈现。刘旦宅的智慧在他的艺术上无处不在。他从书法中悟了笔墨之道,认定狂草只有纵敛的合璧才称上品。同要,楷书的妙处在敛处见纵。因此,刘旦宅作画,在纵敛的把握上十分老到。

刘旦宅塑造过多少形象?已无法计算,我们从他塑造的形象类别中,拈出三种造型形态和笔墨趣味。

第一是取相合真和笔墨的物趣性,这是个形似的问题。

刘旦宅画中形象的真,是技巧娴熟下的真,是惨淡经营中的真,他笔下的形象神情风韵形态体貌,明晦向背,结构比例等等无一不合真。它既真实,又具笔墨美。笔墨的物趣,体现了刘旦宅高超的写实能力和精湛的笔墨造诣,无论是工笔还是意笔,都能把笔墨的物趣发挥得淋漓尽致。

第二是变象合情和笔墨的人趣性,这是刘旦宅在追求真实基础上进行的深层次的创作成果。得以在形象的真实上毫无遗憾,殊为不易;进而求变,则可顺理成章地纳入新的创作意境。刘旦宅在心绪极佳,创作欲望极盛之时,笔墨间流淌的情趣已无法也不必去顾及到形象真实的问题。所谓的天真自然,即在此刻。

变象合情、以情生趣、合理求变、是笔墨形象上人趣的反映。刘旦宅的个性色彩很浓烈,按捺不住要倾诉衷肠时,最好的方式是用他的笔。人趣是无法改变的。刘旦宅笔墨的人趣愈重,他的特点也愈明显。刘旦宅的精力旺盛,情感世界丰富多彩,又易生感动情,他卓越的笔墨,给我们无穷的人趣美的享受。

刘旦宅与陆俨少游雁荡山

从年轻时代起,刘旦宅就是个性格耿直、心直口快的人,为此也曾得罪过不少人,更曾锒铛入狱多年。吴冠中曾经多次在文章当中提到“齐白石的社会功能比不上鲁迅”,甚至说了一个比较极端的看法——“一百个齐白石比不上一个鲁迅”,在艺术圈中引起不小的反响。对此,刘旦宅毫不客气地坚决持反对意见,甚至在得知某位友人将赴北京采访吴冠中后,亲自托他带话,并向吴冠中提出一个问题——“如果说一百个吴冠中,比不上一个王朔,你将作何想法?”

第三是抽象合度和笔墨的天趣性。从具象到抽象,似乎到了另一重世界。这里需要声明的是:刘旦宅的抽象,既与西方的抽象派绘画风马牛不相及,又不是变象的发展。它是刘旦宅感性笔墨进入自由王国境界的纯理性的笔墨形象,或者可以倒置称:纯理性的形象笔墨。

笔墨,作为中国绘画的表现手法,是通过画面传达思想感情的媒介。刘旦宅能够自如地驾驭笔墨,和他不遗余力地深入传统是分不开的。就好比谙熟文言文的作家写白话文一样,字里行间充满着自信,所要表述的应付如裕。使得我们能通过刘旦宅式的笔墨,隐隐约约地辨认那些似是而非的梁楷、李公麟、陈洪绶了。在模糊了的传统中,清晰地看到一个现代的刘旦宅。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福宁宝库无关。如有疑问请与主编信箱联系:fnbaoku@163.com
热门资讯IMAGE
谁决定了纸币价值
精品导购GUIDE
邮票中的香港记忆